<th id="ogllm"></th>
<span id="ogllm"><pre id="ogllm"><sup id="ogllm"></sup></pre></span>

  • <rp id="ogllm"><object id="ogllm"></object></rp>
    <tbody id="ogllm"><pre id="ogllm"></pre></tbody>
    <th id="ogllm"></th>
    1. 歡迎來到中國經濟體制改革研究會!

      中國經濟體制改革研究會
      搜索
      搜索

      學者觀點

      內容詳情

      蔡昉:數字經濟時代應高度重視就業政策

      • 作者:
      • 來源:北京日報
      • 發布時間:2021-07-30 13:57
      • 訪問量:0

      【概要描述】

      蔡昉:數字經濟時代應高度重視就業政策

      【概要描述】

      • 分類:學者觀點
      • 作者:
      • 來源:北京日報
      • 發布時間:2021-07-30 13:57
      • 訪問量:0
      詳情

        黨的十九屆五中全會特別強調發展數字經濟。數字經濟發展要想健康前行,必然要有一些充分的考慮。

       

        數字經濟對就業崗位究竟有什么影響

       

        數字經濟是應用新技術的一個主要領域。從工業革命開始,人們談技術進步對產業的影響,就有這樣一個說法——新技術在破壞舊崗位的同時,也創造更多新崗位。這話到今天還在說,但多數人不太信服。為什么?不是說它破壞了舊崗位不創造新崗位,而是有以下幾條原因:

       

        第一,新技術毀掉的崗位與創造的崗位所需的工人不是同一批人。

       

        應用新技術意味著用資本替代了勞動,新技術的應用會有新的人才需求,所以破壞掉一些崗位自然也會創造一些新崗位。但是取代、毀掉的這些崗位和新技術創造的崗位,所需要的人是不一樣的,分別是具有不同的人力資本和技能的人群。所以盡管給一部分人創造了崗位,但丟掉崗位的人未必能進入新崗位。在此過程中,會出現失業或者就業不足的問題。

       

        第二,破壞的崗位在數量上多于新創崗位。新創造的崗位質量可能更高,但在數量上不一定多于被破壞的崗位。

       

        第三,轉崗后工作比以前質量低待遇差。通常人們在轉崗以后,往往會有人發現他們的待遇和就業質量降低了。雖然也有人會得到提高,但多數情況下是比以前要差。

       

        上述這些原因造成了實際的勞動力市場問題和就業難點,這也是要討論勞動力市場和就業轉型問題的關鍵所在。我們要探討的,是如何讓新技術的發展和數字經濟的發展創造更多、更高質量的就業崗位,以及能夠讓那些被替代掉的工人重新找到更好的崗位。

       

        必須重視勞動力“內卷”現象

       

        就業減少,人總要有一些去處,那么,究竟去哪兒了?

       

        我們看三次產業勞動力數量,農業勞動力長期下降,這是一個必然規律,任何國家農業勞動力占比都是逐年下降的。同時,我們的第二產業就業早在上個世紀90年代增速就已經沒那么快了,在過去的10來年里是絕對下降的。減少的這些人,他們去哪兒了呢?

       

        大多數情況下,他們不會回到農業中,農業勞動生產率太低,報酬也太低,因此大部分到了第三產業。當然不是去了金融機構從事有技能含量的工作。大多數情況下,他們去了服務業,主要是生活服務業,也就是勞動生產率比較低的服務業中。所以我們看到,第三產業的勞動力數量是急劇增長的,農業是下降的,制造業也在下降。

       

        然而,這三次產業的勞動生產率狀況又是什么?農業生產率是提高的,但仍然顯著低于第二產業和第三產業;同時,第三產業勞動生產率是大幅度低于第二產業的,尤其是低于制造業。正是因為制造業勞動力比重下降和服務業的勞動力占比迅速提高,使得服務業的勞動生產率進一步下降。這樣的話,生產率原來就高的部門,越是得到技術的支持,勞動生產率提高得更快,原來勞動生產率低的部門,生產率的提高速度則越慢。

       

        有一個詞叫“內卷化”,適合用在這里。當這部分勞動力原來還在勞動生產率比較高的制造業工作時,他們掙的是一個中等收入群體的工資。當他們被迫回到第三產業,勞動生產率變低的時候,勞動力的內卷化就發生了。

       

        更多的人集中在生產率比較低的部門,甚至可能造成整體生產率進一步下降。雖然崗位還在,但是“新創造的崗位”比“破壞掉的崗位”的生產率還低。這不是我們數字經濟發展的初衷,必須重視,避免進一步發展。

       

        必須把就業作為一個單獨的政策要求

       

        我們發展數字經濟還是要注重就業。任何事物的發展,必須把就業作為一個單獨的政策要求賦予其中才能做好。所以,我提幾點數字經濟時代促進就業的政策建議。

       

        第一,數字經濟時代應該打造一個更高版本的就業優先政策。總體來說,我們提出就業優先政策時可以叫做1.0;后來提出了更加積極的就業政策,我們可以將其看作是2.0;如今,技術進步和產業結構變化都加快了,更要有新的更好的舉措,我們要提出數字經濟時代就業優先政策3.0。

       

        過去我們整體生產率提高靠什么?一方面固然是靠技術進步,但是最快、最主要的路徑,過去是靠勞動力從生產率低部門(農業)轉向生產率高的部門(非農產業),這個過程是資源重新配置,也是一種“帕累托改進”,這是人人歡迎的。總體來說,農村勞動力選擇外出打工,掙的錢比他在土地上掙得多,他是得到收益的。在這個過程中,(勞動力)離開的那個部門生產率低,進入的部門生產率高,整體勞動生產率也得到了提高,微觀上和宏觀上達成了一致。

       

        但是隨著農村待轉移人口的減少,今后勞動生產率提高的一個主要途徑不再是資源重新配置或“帕累托改進”,而是“創造性破壞”。即勞動生產率提高不可能靠所有企業同步取得生產率進步,而只能靠生產率高的企業生存、發展,生產率低的企業退出、萎縮,甚至死亡。在這過程中,“創造性破壞”就意味著生產率高的部門,可以得到新的更多生產要素進行重新組合,整體生產率得到提高。此時,在生產率提高中,既有得到發展的市場主體,也有被淘汰的市場主體,因此不再是一個“帕累托改進”。在整個提高生產率的過程中,總會有人、有企業、有產能要受損的,被競爭破壞掉的。

       

        然而,這個過程可以破壞產能、企業,但不能破壞“人”,因為勞動力是被承載在人的身上的,人不能被破壞。那么如何促進就業、保護人本身,就是政府的責任。在更高的科技發展,比如數字經濟發展條件下,這個責任更重、要求更高。所以,需要更高版本的就業優先政策,統一來解決就業總量、就業結構和就業質量的問題。

       

        第二,新經濟的發展會創造新的就業形態,新的就業形態和傳統社會保險模式之間會產生不協調。特別是城鎮就業市場本來就是“二元”式的,過去對靈活就業、農民工以及下崗再就業人員,以及一部分新成長的勞動力覆蓋還不高。在新的就業形勢下,更是創造了更多靈活就業形式,比如送快遞的“騎手”,這類就業形式和原來的社會保障關系就更疏遠了。如何重新構建一個新型社會保障方式、模式去適應新就業形態,是亟待解決的問題。

       

        新型就業模式中還是以農民工為主體,農民工在城鎮就業中占比已經相當高了,因此第一也是最重要的一個途徑,就是要讓他們在城市落戶,得到城市居民身份,至少讓他們和城市就業群體沒有差別,這是一條根本的出路。

       

        第三個政策建議,要探索數字經濟時代勞動力市場制度形式。勞動力市場是一個配置人力資源的市場機制。人力資源是一個特殊的要素。勞動力這個生產要素的特殊性在于,它的載體是人不是物,人既是勞動手段,也是發展目的。其他物質要素可以優勝劣汰,但人卻不能,人在任何情況下都需要得到保護。因此,勞動力資源的配置哪怕在比較自由放任市場經濟的國家和地區中,也是結合兩種方式來予以配置的。一個是市場供求機制,用工資來調節勞動力配置;還有一個是勞動力市場制度,包括最低工資制度、勞動合同制度、勞動立法執法,以及工會的作用等,均不可或缺。這種方式在數字經濟時代還會有新的要求,一個是要與時俱進,與新科技發展相適應;另一個是要特別針對新就業形態的情況,讓勞動者得到勞動力市場制度的保護。

       

        近年來最低工資制度作為一種勞動力市場制度,發揮了應有的作用,勞動合同制度也發揮了應有的保護勞動者的功能,而不是相反。一直有人認為勞動力市場制度建立過早,最低工資制度減少了就業,勞動合同制加大了企業解雇工人的約束,都抬高了勞動力成本。這種認識是錯誤的,勞動力成本的提高,歸根到底是勞動年齡人口的減少,是人口紅利消失的必然結果。

       

        數字經濟時代,技術進步和應用千變萬化,產業結構調整日新月異,意味著技能也是瞬息萬變的。今天,你花了幾年時間學到一個看似不錯的技能,找了一份體面的工作,還得到了期望的工資,但也許這種技能很快就被機器人替代,失去這個崗位的風險是很大的。那么怎么辦呢?歸根結底要靠教育,其中首先是通識教育,即提高人的認知能力,提高人的學習能力以及對勞動力市場的適應能力,這個是比單一技能更重要的。而這不能從職業教育和職業培訓中獲得。因此,我們的通識教育和職業教育必須掌握平衡,兩者必須融合,不能說搞職業教育的就著眼于技能,必須要有通識教育,必須要讓受教育者有認知能力的提高,否則在瞬息萬變的勞動力市場上就難以適應。人力資本是關鍵,人力資本也要符合需求導向的原則。

       

        人們講到數字經濟,往往強調技術創新這一面,但是,擁抱數字經濟,制度創新的要求或許更高、任務更重,完成起來更困難。我們從一開始就要關注如何在政策上適應好這個新的科技革命浪潮,否則數字經濟難有健康的發展。

      暫時沒有內容信息顯示
      請先在網站后臺添加數據記錄。
      暫時沒有內容信息顯示
      請先在網站后臺添加數據記錄。

      中國經濟體制改革研究會

      地址:

      北京市海淀區皂君廟4號中國體改研究會

      電話:

      010-62124700
      傳真:

      010-62124700010-62125406
      郵箱:

      office@cser.org.cn

      聚焦改革  

       

      - 全局改革

      - 領域改革

      - 地方改革

       

      科研成果  

       

      - 出版圖書

      - 研究報告

      - 改革資料庫

       

      相關單位

       

      - 中國經濟改革研究基金會

      - 中國體改研究會培訓中心

      - 中國改革網

      - 產業改革與企業發展委員會

      - 產業政策與競爭政策專業委員會

      -互聯網與新經濟專業委員會

       

      二維碼

      掃碼關注我們

      版權所有 ? 2019 中國經濟體制改革研究會

      京公網安備:001101084614

      代碼

      發布時間:2020-04-04 00:00:00
      视频老熟女X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