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ogllm"></th>
<span id="ogllm"><pre id="ogllm"><sup id="ogllm"></sup></pre></span>

  • <rp id="ogllm"><object id="ogllm"></object></rp>
    <tbody id="ogllm"><pre id="ogllm"></pre></tbody>
    <th id="ogllm"></th>
    1. 歡迎來到中國經濟體制改革研究會!

      中國經濟體制改革研究會
      搜索
      搜索

      聚焦改革

      分類出來

      資訊詳情

      碳中和難題的破解之道

      • 分類:全局改革
      • 作者:林伯強
      • 來源:北京日報
      • 發布時間:2021-07-26 14:32
      • 訪問量:

      【概要描述】

      碳中和難題的破解之道

      【概要描述】

      • 分類:全局改革
      • 作者:林伯強
      • 來源:北京日報
      • 發布時間:2021-07-26 14:32
      • 訪問量:
      詳情

        2060年實現碳中和是一個宏偉目標。據估計,目前中國全年碳排放在100億噸左右,2060年實現碳中和意味著我們要在40年時間里把凈碳排逐漸減少,最終歸零。那么碳中和與碳達峰又是什么關系呢?總的來說,2060年達到碳中和的目標比2030年碳達峰的目標更具約束力。碳達峰相對來說比較容易,因為可以把峰值定得很高,之后再往下降就行。但是加上碳中和目標,特別是有時間節點的碳中和目標,碳達峰就不能這么做,因為這會導致峰值后的碳中和成本非常大。所以,為應對氣候變化,碳中和更有約束力,也更有意義。

       

        碳中和路徑清晰,但矛盾也突出

       

        從全球來看,目前中國和全球的一次能源結構有共同點也有區別,比如能源消費結構中,化石能源都占85%左右,包含煤炭、石油、天然氣,區別在于中國是煤炭占比達58%,天然氣和石油占比較小,煤炭含碳最高,這也是中國目前二氧化碳排放和能源結構最大的特征。

       

        未來,中國能源結構的轉變方式還是比較清晰的,中國通過改變能源結構走向碳中和的過程,可能不會從煤炭到石油、天然氣,而是以清潔能源為主,并且直接從煤炭轉向可再生能源替代的可能性更大。正是基于低碳清潔轉型要求,以及中國目前的能源結構特點,中國需要盡快大幅度減少煤炭消費占比。進一步看中國2020年的能源結構,不難發現中國的水電、風電、核電、光伏等可再生能源占比明顯增長,但總盤子仍然不是很大。其中水電可能受制于水源潛能,核電主要是安全和布局問題、周期也比較長,很難在短期看到大的機遇和發展空間。可再生能源的比例要足夠大,才有可能滿足大規模的能源需求,才能真正實現對煤炭的替代,才能可持續地支持高質量的經濟增長。

       

        碳減排的關鍵是電力清潔

       

        目前可再生能源基本上還是以電的形式體現。2020年我國的風電、光伏電的裝機量加起來超過24%,但發電量加起來只占總電量的9%多一點,這是因為它們的利用小時比較低,貢獻還比較少。反觀其他可再生能源,核電是以2%的裝機量貢獻5%的發電量,水電也以17%的裝機量貢獻18%的發電量。剩下的主要還是火電,發電量仍然接近68%,而且目前火電基本上就是煤電。這樣的電力供應結構決定了我們的電力消費結構。本質上,一個國家的電動汽車是否干凈,主要取決于它的電力結構是否干凈。氫能源也是如此。“十四五”期間,如果風電、光伏發電量沒有很迅速地提升,電力需求增長也不降低,清潔能源替代煤炭的難題將依然存在。只有加快可再生能源發展,使可再生能源比例足夠大時,才有可能在滿足能源需求的同時,替代煤炭。

       

        碳中和難題在于成本

       

        實現碳中和目標要解決的難題,難度在于成本,技術進步是為了降低轉型成本。

       

        一是多用市場化手段。如果把電力看成一個系統,這個系統中的產品就是電,成本就需要反映在電價上。近幾年電價一直沒有上漲,管控較緊,因為電價跟糧食一樣,影響面很大,從經濟和人民生活的高質量追求角度考慮,只能穩電價,不敢輕易漲。對于電力系統來說,成本上升,電價穩定不動的話,電力系統將無法消化轉型成本,如果靠政府補貼,將不可持續;即使通過技術進步提高效率、抵消成本,空間也有限。因此,還需要依靠相對市場化的手段解決轉型成本。當然,市場化的手段不是簡單地轉嫁成本,而是通過市場化的價格信號,改變產業的格局,推進相關的改革。目前的碳交易市場和電力市場改革,可以使得碳價、電價都盡可能反映供需和成本,抑制需求,優化資源配置。

       

        二是全面節能+全球應對。從需求側來看,以往的節能目標主要還是圍繞提高能源效率展開,比如降低單位GDP能耗。今后必須更明確節能的定義,包括提高清潔能源效能,以及循環經濟。其次是產業結構調整,尤其是能耗高、碳排放量大的重工業部門,應成為未來產業結構調整的工作重點。從全球范圍來看,如同貿易全球化促進了全球資源的優化配置,未來碳中和也將通過全球化應對來優化全球資源配置,推進有利于應對氣候變化的新全球化浪潮。由于碳排放造成的影響并不局限于排放地,而是可以轉移,所以,有效應對氣候變化必須全球化應對。

       

        三是消費者積極參與。目前我國環保政策多傾向生產側,這并不是說消費者不重要。生產和消費碳排放同樣重要,政策之所以傾向于在生產側發力,只是因為更容易些。如果能很好地控制消費需求,也能倒逼產業結構的調整,因此,消費側也有舉足輕重的作用。在市場化制度下,如果消費者隨著收入提升不斷增加高耗能產品的消費,往往會在總體能耗量上抵消生產側技術進步帶來的能源利用效率提高,使總排放量難以下降。可見,消費者控制消費,低碳消費,比如綠色出行,也是實現碳中和目標的決定性因素之一。

       

        四是城市做先行者。一些城市,包括上海、北京、廈門等城市應該能夠率先提出各自的碳中和目標節點。全國碳中和目標2060年實現,城市必須先于2060年。盡管現在越來越多企業,特別是輕能源企業,會站出來提出企業自身碳中和的時間節點,但是相比而言,城市的碳中和目標更有實踐和政策意義,因為它是一個系統,包含了消費者、城市基礎設施以及社會整體如何配合行動。城市要先行動,也因為大多數的碳排放來自城市,而且城市的激勵措施容易進行,數字化程度也高,能更清晰地記錄政策的成本和效果。這既有很好的實踐意義,還可以為其他城市的碳中和方案提供借鑒。(作者為廈門大學中國能源政策研究院院長)

      掃二維碼用手機看

      暫時沒有內容信息顯示
      請先在網站后臺添加數據記錄。

      中國經濟體制改革研究會

      地址:

      北京市海淀區皂君廟4號中國體改研究會

      電話:

      010-62124700
      傳真:

      010-62124700010-62125406
      郵箱:

      office@cser.org.cn

      聚焦改革  

       

      - 全局改革

      - 領域改革

      - 地方改革

       

      科研成果  

       

      - 出版圖書

      - 研究報告

      - 改革資料庫

       

      相關單位

       

      - 中國經濟改革研究基金會

      - 中國體改研究會培訓中心

      - 中國改革網

      - 產業改革與企業發展委員會

      - 產業政策與競爭政策專業委員會

      -互聯網與新經濟專業委員會

       

      二維碼

      掃碼關注我們

      版權所有 ? 2019 中國經濟體制改革研究會

      京公網安備:001101084614

      代碼

      發布時間:2020-04-04 00:00:00
      视频老熟女XX